快捷搜索:

可是对方这实力在那儿摆着呢如今想一下就破了

  之前一个崔安己方都难对付,这如今马超又来了,所以……
 
    兖州军退了,马超自然也没让崔安去追。对他来说,如今还是带兵去江东军那边儿更好。
 
    果然,江东军那边儿还没退呢,别看鲁肃已经知道了汉军撤退的事儿,不过如今张辽和马岱还有孟达,三人是交战正酣。而江东军和凉州军双方也是激烈交锋着,不过就是江东军是节节败退罢了。
 
    不过却因为张辽和马岱两人战个平手,这也算是给江东军士卒不少信心了。至少没出现溃败的情况,这其实真就算是不错了。但是鲁肃想法很明确,这己方要支持不住了,不撤退,那肯定是不行的。
 
    而就在他如此想法的时候,马超那边儿已经带人向这儿来了,听到了探马所报,鲁肃是大手一挥,无奈说道:“全军,撤退!”
 
   
 
    对他来说,如今就是退也得退,不退也得退,这只有马岱和孟达两个人带兵,而且他们正和张辽大战着。虽说己方是节节败退不假,可依旧还没有溃败,还能支持一会儿呢。但是马超这么一来,己方肯定要挺不住了。
 
    结果张辽一听鲁肃让全军撤退,他也不能恋战,所以是虚晃一招,赶紧是拨马就走。本来马岱和孟达还想去追,但是却想起了自己主公的话,不让追击。因此两人也只能是无奈没去追张辽了。
 
    马超和崔安带兵赶来,看到江东军狼狈撤退,马超对着马岱几人说道:“各位,咱们回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都知道自己主公那意思,确实是不准备再追击了。其实想想也是,对方虽说是挺狼狈退走,可己方追过去,除了能杀死杀上一些敌军士卒之外,好像确实是没有其他别的作用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带着众人回到了大营,除了留下打扫战场的士卒外。其他人可都回去了。而没多久,在泉陵城内的徐庶众人也从己方士卒那儿得知了凉州军胜利的消息。
 
    而对此。众人可都没有什么意外的。毕竟上一次,还不都是这样儿。所以这一次。又有什么可意外的呢。
 
    不过让众人庆幸的是,这一次己方可没有损失多少。充其量就是两千人而已,可无论是兖州军也好,是江东军也罢,也不知道他们伤亡都有多少个两千了。而己方满打满算,其实还不到两千呢,所以……
 
    此时就有人给徐庶拍马匹了,那意思先生这次所作所为,实在是让己方得到了不少好处。让兖州军和江东军他们和凉州军死拼。己方在那看着,这总感觉,确实也是挺好,是不错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徐庶对此不过就是一笑,这对他来说,还真是,不算什么。毕竟是“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”啊。上一次,己方虽说不能说就是被兖州军和江东军给算计了。给坑了一把,可事实,结果却证明,其实和这个也没有什么两样儿。
 
    不过这一次呢。算起来可以说是打平了吧。这他们兖州军和江东军虽说不是和上一次一模一样,可也没差多少。但是己方却是和上一次区别大了,至少没有那么大损失了。不是兖州军和江东军坑己方,说起来倒是己方坑了他们一回。
 
    而此时徐庶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。如今兖州军和江东军新败,他们至少要兵退二十里。以避凉州军之锋!所以等明日,马超依旧会让士气正旺的凉州军再次进攻泉陵,因此,我军当做好准备,一定要拒敌于泉陵之外!”
 
    “诺!我等谨遵先生所说!”
 
   
 
    就和徐庶所说一样儿,这一夜凉州军是获胜,而等到了白天的时候,凉州军果然是不再休战,而是再一次全力进攻泉陵了。对此,霍峻心里倒是感觉不错,他心情倒是挺好。对他来说,昨夜的战事,根本就没他什么事儿。如果马超要是带兵追上来了,那么还好,可人家根本就没这样儿啊。
 
    所以已经算是休息两日多的他,这手确实是有点儿痒痒了。可不是吗,如果不这样儿的话,他此时心情也不会是这样儿的。
 
    凉州军再一次进攻泉陵,没出意外,还是不行。别看之前是,确实是胜了兖州军还有江东军,不过那和攻城能相提并论吗。如果还是和上次一样儿的话,那么确实能破了泉陵。可如今刘备不在,所以也确实和上一次不一样儿。因此最后的结果还是和之前没什么区别,依旧是马超让士卒鸣金,马岱带兵撤退,城头爆发出一阵欢呼。、
 
   
 
    等马超带兵回到了己方大营,和众人回到了自己的中军大帐,他便对众人说道;“各位,如今刘玄德不在,他们汉军也没和上一次一样儿,全力出击,所以我军却是依旧没能破得了这泉陵,不知各位如何看?”
 
    马超那意思,有没有办法,能早日破了这泉陵,自己也好早点儿去城内休息。当然前面是他最基本的意思,后面算是他内心的独白吧。毕竟马超也想早点儿破了泉陵,也好早休息,如此的话,不是更好。
 
    众人一听,都没动静了。不是他们都不想说什么,关键是他们确实都没什么说的,确实是没有什么能破敌的好办法。
 
    说起来霍峻绝对是己方的老对手了,可是对方这实力在那儿摆着呢,如今想一下就破了泉陵,还真是,至少自己这几个人都不怎么相信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众人沉默,对于他们的想法,马超多少还是知道些的。不过这碰到霍俊,己方就没有了主意,这实在是让人……
 
    怎么说呢,反正马超可不认为霍峻是己方的克星,但是从如今这情况来看,好像还真是?他是不想承认,但是看到众人这表情,如今这种情况,你不想承认,可事实呢?自己是不怕霍峻什么,而且从上到下,己方的人也是如此。可如今对他,己方确实是没有太好的办法。上一次也是很多时日,最后逼迫刘备不得已全军倾巢而出,而后己方才是破了辰阳。(。。)
 
 
第六〇二章 来敌将求见马超
 
    是啊,虽说马超不想承认,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啊。<a href="http://www.mianhuatang.cc" target="_blank">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</a>如果说霍峻不是己方克星的话,那么为什么只要一遇到他,那己方就这样儿了呢。是,自己也承认其人的本事,可是这不仅仅是这个的原因吧。
 
    但是对于这个事儿,马超肯定是半点儿都不会去说的。而且他也知道,如今己方对于泉陵的事儿,是没多说。可自己要是一说霍峻是己方克星什么的,显然众人都不会干。也许他们会一点儿都不服,然后信心爆满,直接去对付霍峻。但也可能是会适得其反,因此对于这个,马超确实是不会去赌的。
 
    关键是他也认为,自己不用这么去做,也一样儿会让众人早日破了这泉陵城。
 
    所以他此时说道:“各位,难道各位就一句话都没有吗?这莫非各位都想让兖州军、江东军还有刘玄德的汉军看我军的笑话不成?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这话一说出去,这马上就有人说话了,这第一个说话的就是马岱,就听他说道:“主公,如今我军攻城是不利,但是要属下来看,这攻城却是不能停歇!所以是还得如此,不知道主公以为如何?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你马岱说了这话就和没说似的,这事儿难道我还不知道?但是马超还不能这么说,只能是略微点了下头,然后是再次问道:“不知道各位还有何想法?”
 
    众人还不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吗,有人也在心里笑话马岱,心说主公可不是让你说那些的啊。而马岱说完后,便是孟达出言说道:“主公。如今对于泉陵城,因为有霍峻的守御,所以对我军来说。确实是易守难攻。而属下则以为,我军是不是能在泉陵城内发展一个内应。让对方打开城门让我军进城?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一笑,直接说道:“子敬之言是不无道理,倒是我军要是能做到这点,那么也不至于如此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达一听,明白了,这感情自己主公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,不过从如今的情况来看,确实是不行。至少己方是没能发展一个内应。哪怕是当初的邓义,他也不是。
 
    所以孟达之后他也没多说,自己的话,自己主公是赞同的,可是却做不到这个,那么也是没有大用啊。
 
    之后郭嘉说道:“主公,在嘉来看,如今阻挡我军的,无非就是霍峻霍仲邈而已。其实就和上一次一样儿,所谓城池终究会久攻必失。所以嘉看来,只要我们一点儿点儿去消耗城头的汉军,那么久而久之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求书 小说网www.Qiushu.cC]这破城确实是指日可待啊!”
 
    而众人一听郭嘉的话,都是不住点头。还别说,这奉孝先生的话,确实是不无道理啊。其实就和上一次,好像也都差不了多少。只是上一次有刘备,这一次没有而已。至于说其他的,就是徐庶和刘备的作风不同,更多的,好像就没了。不是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就在众人还在说话的空当,就听士卒来报。“报主公,营外有人求见。说是刘备帐下的将领,名叫陈就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便看向了郭嘉
    不过其人可一直驻守在营道县,可怎么今日就出现在了泉陵,这确实不得不让人多想一些了。所以对于郭嘉的话,马超是赞同的。其人来这儿,要不就是和郭嘉所说一样儿,是来帮自己的,要不就是徐庶所派,是用计来赚自己的。不过不管是哪个,其实就和郭嘉所说一样儿,那便是,他也许就是己方破泉陵的关键所在,这倒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结果确实是没一会儿,士卒便带着一个人上来了。众人都不认识其人,但却是都知道,这人应该就是陈就。
 
    有人心里就想到了陈就的一些信息来,陈就,原荆州牧刘表帐下将领,和邓龙驻守江陵,之后投靠刘备,然后被刘备派到了零陵。所知道的,就这些,多了没有。不是其人的资料不好得到,实在是这样儿的三流小人物,确实不足以让凉州军如何如何高看他。因此,陈就他能有如此的一些信息,其实就算是不错了。
 
   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