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并且凉州军大营处是擂鼓声号角声震天而且还伴

 
    他倒是没看到文丑,不过文丑却是看到他了,他当然见到过陈就,知道其人的相貌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文丑还真是,什么都没怀疑。毕竟在他的想法中。这都这么晚了,陈就从营道跑到了这儿,估计是连夜赶路才到的吧。
 
    而看其人如今这样儿,估计营道是出大事儿了,而且看其人这样儿,估计是不是被凉州军给追杀的,所以就成了这样儿。
 
    因此,文丑是没再多说,直接就吩咐士卒:“快,打开城门。让人进城!”
 
    他也没问是什么事儿,在文丑看来,还是等陈就进来后。自己亲自问他吧。因此,他是直接下了城头,就听陈就到来呢。
 
    要说这事儿也该着如此,就文丑这样儿的,他光顾着看陈就了,却是没有注意其他人。如果他仔细看看的话,未必就不能发现些什么端倪,可是……
 
    文丑终究是大意了,没小心谨慎。如果换成是霍峻的话,肯定比他小心多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文丑下了城头的时候。他却还没有忘了,去让士卒禀报给徐庶所知。哪怕他也知道。这个时候徐庶是休息了。不过陈就这儿显然是大事儿,而且他是特意来找徐庶的,因此就算之后,他也得醒。所以与其那个时候再醒,在文丑看来,还不如自己早让徐庶醒来,早知道这事儿为好。
 
    是啊,徐庶肯定是要醒,毕竟马上就要发生大事儿了,就算没有文丑,他也得醒过来啊。
 
    汉军士卒打开了泉陵城门,而这个时候,文丑已经下了城,来到了城门口,陈就也和十几骑进了泉陵。
 
    而当文丑看到崔安的时候,他吓了一大跳,赶紧喊到:“快关城门,关城门啊!”
 
    不过显然已经是晚了,因为崔安已经是带着十几骑正在夺取城门,而此时凉州军大营那边儿也已经是擂鼓声号角声震天,凉州军开始进攻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文丑一看,心说完,全完了,就因为自己的大意,结果这,泉陵要丢了!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他是直接挺枪奔向了最前面的陈就,而且他还不甘心地问道:“陈就,你个叛徒,竟敢背叛主公!”
 
    就算文丑他是傻子,他都知道陈就背叛了己方更是背叛了自己主公。但是此时此刻,他不想去问为什么,就只想骂陈就一顿,以消自己的心头之恨。
 
    陈就从进到泉陵,而崔安被发现之后,他自然就是再也不装了。这该做的,自己都做到了,剩下的那当然都要看崔安他们的了。
 
    不过此时他看到文丑的长枪奔着自己过来了,这可给他吓怀了。毕竟他还不知道吗,就自己这两下子,如何是人家文丑的对手啊。因此他一边儿往后退,一边儿冲着崔安喊道:“崔将军,快来救我,救我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陈就可不傻,而且他还知道去动脑子。因此,他从马超让崔安跟着他一起来的时候,他就知道,这自己到时候却还得仰仗着人家那。所以,别看他和崔安接触还没多久,但是至少就凭他一张嘴,就给崔安整的差点儿都找不到北了。
 
    所以就别说他是自己主公指定要好好保护的人,其实就算没有马超的话,崔安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陈就身陷险境。
 
    因此,这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,崔安都是肯定要帮陈就的。所以。陈就根本就不会出什么生命危险,至于说其他的,崔安还不知道。除了夺取城门,让己方赶紧进来后。这自己能对上文丑,这也可以说是给己方减轻压力了。
 
    毕竟他还不知道吗,那文丑可绝对不是己方士卒能去对付得了的。如果真能对付他的话,那么一切都好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确实,这个时候可以说除了文丑他没有休息之外,人家都早都睡了,徐庶就是如此。
 
    不过当文丑让士卒前去禀报的时候,城门那已经是大乱了。并且凉州军大营处是擂鼓声号角声震天,而且还伴着不断地喊杀声。
 
    因此,徐庶其实已经是醒了,不过问值守的士卒,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。不过他们认为可能是凉州军趁夜攻城,不过不知道具体的,因此也没和徐庶说。
 
    徐庶让人前去打探,而他心里是有种不太好的预感,难道说今夜,他觉得还不至于一下就让人家破了这泉陵吧。
 
    结果他想法倒是不错。可事实呢,当文丑所派士卒和徐庶一说城外的情况的时候,徐庶就知道。完了,这文丑大意啊,陈就投敌了,这泉陵城,没了!
 
    因此,他是赶紧让士卒传令,他便带着己方人马,准备逃走。
 
   
 
    就凭徐庶他的经验,还有他的头脑。他还能不知道吗,这己方如今就要大势已去了。哪怕就算文丑能抵挡住一时。可他能一直抵挡住凉州军的进攻吗。
 
    除非己方能生擒马超,甚至杀了其人。那样儿的话,凉州军估计一下就会撤退,不过显然,这事儿可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。或者更准确来说,根本就是不可能。
 
    因此,徐庶是当机立断,直接就让所有在泉陵城内的将领,带着自己本部人马,赶紧撤退。而且他之后还没忘了喊一句,“文丑误我,文丑误我啊!”
 
    虽说徐庶不是那么抱怨,他还不至于那样儿。但是对文丑其人的意见,他可是太大了。在他看来,如今不是因为文丑的话,估计己方也不至于这样儿。哪怕城被迫了,也绝对不会这么快。
 
    可事情的结果却是证明了,哪怕是有霍峻在这儿,可却还是一下就被人抓到了机会,这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徐庶这边儿带着人撤退了,可文丑不知道啊。他还想着,这自己让士卒一禀报,估计先生他马上就会派援军过来。虽说文丑不认为援军就一定会有什么用,可来了总比不来强吧。
 
    可事实却没有像文丑所想那么去发展,至少当他萌生退意的时候,凉州军大军已经是杀进了泉陵。可他这边儿虽说霍峻早已出来帮忙,但是却依旧是改变不了最后的结果了。
 
    本来之前霍峻也算是难得休息,不过当听到喊杀声的时候,他就醒了。并且已经有士卒来禀报,说文丑中了凉州军的计,把崔安给放进来了。
就知道,大势已去了,因此是大喊了一声:“仲邈快退,走!弟兄们,撤退啊!”
 
    毕竟文丑是很清楚,这如果凉州军大队人马还没进来,那么自己就算再和崔安周旋一下,那也没有什么问题。可是如今的情况是什么呢,那就是自己不能再恋战了。之前如果说能靠着城池,霍峻加上自己能拒敌于城外的话,那么如今没有了城池的优势,这凉州军大军一到,己方干脆就不是人家对手了。
 
    而且文丑最清楚,自己武艺可是不如人家崔安,所以……(未完待续)
 
 
第六〇五章 凉州军占领泉陵
 
    武艺不如人家崔安,而且人家主力都进城了,这己方如今是大势已去,自己更是不可能力挽狂澜。(wwW.qiushu.cc 无弹窗广告)因此,文丑知道,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啊!对他来说,这今夜自己的大意,自己的错误,自己自然是要像自己主公请罪。而如今自己应该赶紧带着残兵逃跑,就算是为了己方,给己方保留下一些人马,也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